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创业就业|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广西大学高德夫妇:雨林里的科研夫妻

发稿时间:2016-12-26 19:06: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南宁12月26日电(通讯员 潘荟敏)他,毕业于哈佛,是大洋彼岸飞来的鸟类学教授。

  她,来自于耶鲁,是森林里走出来的植物学博士。

  一个研究动物,一个研究植物,2012年,他们双双进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XTBG)进行科研,2014年,高德(Eben Goodale)和妻子尤敏(Uromi M.Goodale)来到广西大学林学院任教,成为广西大学少数的几对科研夫妻之一。

  2008年高德(左三)在斯里兰卡做关于鸟类混合群的响应机制的研究。中国青年网通讯员潘荟敏 摄

  飞翔在亚洲西南的哈佛博士

  高德在美国东北部一个叫缅因州的地方长大,那里有大片的松树林,“小时候在森林里游玩,经常追逐着去看鸟,听他们的声音。” 儿时的成长经历,在高德的内心埋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他开始关注动物生态领域,希望能够通过学术的方面去接近和研究鸟类,而不仅仅是在山上追着鸟儿看。

  1992年高德如愿进入享誉世界的哈佛大学就读,钻研生物学专业,1997年毕业后因表现优异,他得以向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科学界四大学术机构之一)申请基金,研究斯里兰卡和新几内亚混合鸟群的发声。此后,满怀热情的他并没有停止学习的脚步,1999年他在马萨诸塞大学完成了硕博连读学业,2006年进入被誉为“世界理工大学之最”的麻省理工学院念博士后,研究鸟类。

  他一头扎进千姿百态的鸟群中,不但练出了与鸟群交流的本领,而且熟悉了世界各地的鸟类区系,也为广西大学生物学研究组充实了大量的研究成果。

  研究员过去靠打鸟来获得鸟类知识,因为传统的观念是谁打鸟的枪法准,出手快,谁就能成为好的研究人员,但高德教授反对盲目地打鸟,“研究对象都被打死了,还研究什么?”

  2008年初夏的斯里兰卡,高德带领着考察队伍行进在荆棘丛生的树林,他们的目标是从斯里兰卡西南地区翻越西高止山脉到达印度南部,考察那里鸟类混合群的响应机制与保护价值。

  南印度和斯里兰卡西南湿润地区之间的西高止山脉是世界上生物多样热点地区之一,那里有着超过250种鸟类,长期以来,在退化森林和人工用材林的保护区边缘地带的生物多样性“缓冲区”的价值和作用还未被深入研究。

  西高止山脉山峦起伏,丛林茂密,是鸟类的“世外桃源”。每当晨曦微露,高德一行人就来到野外树林里,对鸟类的生活情况以及它们的种类、迁徙、数量消长等问题进行观察研究。在树林,天气的变化难以捉摸,雷雨、高温都是亚热带阔叶林里常见的天气,观鸟时,高德需要“拉紧”脖子长时间盯住某处,对他而言,有时候在野外奔波得疲劳的时候,坐在草地上对着一堆牦牛粪发呆都是一种乐趣。

  科学的顶峰闪烁着五彩的光环,令人向往,然而通往顶峰的路却怪石林立,荆棘丛生。这项研究在野外整整持续了两年,在海拔梯度90-2180m间的鸟群当中,高德带领研究团队总共获得三万五千个观察结果,调查了3种生境类型混合种群(成熟森林、缓冲区和密集农耕区)内外的鸟类的主要社会组织形式,研究成果以The response of birds and mixed-species bird ?ocks to human-modi?ed landscapes in Sri Lanka and southern India为题发表在知名期刊Forest Ecology and Management上,为当地鸟类研究与保护提供了有力的助推。

  从此,高德对亚洲,尤其是斯里兰卡鸟群的研究“一发不可收拾”,这里不仅仅是他与妻子相识相恋的地方,更是他研究工作的高地,他像一只候鸟,在划过了世界各地的上空后,又飞回了亚洲西南的怀抱。

  20年来对亚洲鸟群持之以恒的研究,高德取得的成绩是斐然的。迄今为止他在《Biology Letters、Behavioral Ecology》《Journal of Avian Biology》《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London B》《Biological Sciences》等重要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多达50篇,引起业内学者的广泛关注。几十年来他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一直保持着黎明即起的习惯,像一只上满了发条的钟,不停地向前赶。

  大自然是一本博大精深而又生动奇妙的书,研读这本书,高德堪称当代及后代的杰出楷模。

  高德夫妇。中国青年网通讯员潘荟敏 摄

  科研伉俪的传奇与平凡

  2014年,高德以“学术带头人”层次引进到广西大学林学院,2013年3月,入选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公布的第四批“青年千人计划”。

  出身于斯里兰卡的妻子尤敏也是巾帼不让须眉,1994尤敏在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大学——科伦坡大学学习植物学专业,1999年来到世界名校耶鲁大学森林与自然环境学院攻读热带森林生态与管理硕士学位,2009年继续在耶鲁大学人文科学院,攻读植物生理态学博士学位,迄今为止在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的SCI上发表了论文20多篇。

  高德和尤敏是通过科学相遇的夫妻,结识于斯里兰卡的一座森林,那里的鸟儿让她发现了他,他们约定要努力成为优秀的科学家,而且要致力于动植物的保护工作。1999年二人同时开始硕士研究生学习,自此结伴漫漫科研路,之后双双考入名校研读博士学位,2012年他们又同时前往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开展科研工作。

  共同的研究兴趣让他们靠得更近。尤敏提到:“我们能在一开始分享点子,也许它们非常粗糙,但十分有趣。”高德也说:“我常常有创造性,想到一些新奇的主意,我们可以把这些粗糙的想法共同塑造得更好。”

  高德高度评价妻子的工作:“我很佩服尤敏能精通7国的语言,并且能同时在植物科学和环境研究两个方向上做出国际一流的工作。”而尤敏认为丈夫是两人中更聪明的那一个,知识范围很广,总是头脑清楚,实验设计方方面面都能考虑到,让人佩服。“他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科学,我觉得他是最好的科学家。”尤敏说,“他很有创造性,现在也开始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我们一起在这里做着这让人兴奋的研究工作。”

  丈夫研究动物,妻子研究植物。提到科研伉俪,高德的中方助理吕静宜用四个字评价:“工作狂人”。有多狂?学生说:“电脑罢工都是常有的事。”

  “我记得老师跟我一起买的电脑,现在都已经换了若干台,每一台电脑都用得比我的‘残’,很短的时间里,键盘的字都已经磨得快不行。”这是学生眼中的他们。

  到机场工作,上飞机工作,下飞机工作,到哪都带着电脑,随时都在工作。在西双版纳园,没有床没有被子,高德竟在办公室的横椅上睡了整整一宿,“也没感觉到苦和累,他就是习惯了并且觉得必须要这样做,达到这个状态的老师我从来没有见过。”高德曾经的学生谷昊说道。

  除了狂热的工作,这对科研伉俪也有着寻常夫妻的温情与浪漫。10周年结婚纪念日,他们回到了斯里兰卡那个初识的地方,他们在热带雨林里走路,他们也在夏威夷度过纪念意义的日子,不只是工作,他们是同伴,有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热情,满世界跑都一起。

  来到广西大学,他们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因为专业上的交叉与相似,他们一起授课,一起组织培训班,高德出差,尤瑞会帮丈夫讲课,高德也会经常去旁听妻子尤敏的讲座,“她的演讲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演讲,她常常能给人启发”,令人仰慕的高德其实也仰慕着自己的妻子。

  高德与尤敏在一起17年,认识了19年,一起去印度、新几内亚、伊斯兰卡、美国、中国、印度尼西亚、法国、新西兰、墨西哥、马来西亚、英国、柬埔寨,卡塔(中东) 等各个国家考察,“WE HAVE LONG TOGETHER.WE HAVE CHANGE TOGETHER(我们在一起很久,在一起变得更好)”,一路走来相互学习相互支持,就像放电影一样重新浮现在眼前。

  高德说,伉俪共事更容易理解对方的所做所思,更容易体谅难处和分享喜悦,能更好地相互支持。今天,科学研究已然成为三百六十行中的一个行当,或许有些特殊,但在他们看来更多的是寻常。是同事、是夫妻、也是朋友,高德与尤敏不断探索着平衡之道,追寻着一种充实而饱满的生活。

  左手事业,右手家庭

  时间:21:00,急促的下楼声;

  时间:21:30,急促的上楼声。

  这是2011年以来家里常见的画面,原来是高德夫妇在轮换照顾年幼的孩子。

  自从可爱的儿子出生后,伴随无限喜悦的同时,忧愁也随之而来,如何抽出时间照顾孩子成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以后谁的任务重要,谁就去加班。”生性乐观的尤敏笑着安慰丈夫。对于照顾孩子,高德说:“带孩子也是在加班。”他经常边看孩子边思考问题,在孩子睡着的时候,查阅相关资料,甚至自己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还在整理思路,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丈夫身为PI(科研项目负责人)需要管理团队的科研项目申报、资金申请与运作,文章审阅,以及各方合作。学生申请的项目他要逐字修改,外地科研部门请他鉴定的标本,他要亲自过目,提笔作复,大部分工作他都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有了孩子后,无论晚上任务多重,他都要保证在7点钟之前回家。“我们各自的事业成功都离不开对方的支持,平时我们都积极分担和家庭有关的责任,当需要做出选择时我们尽量照顾双方的意愿。但有时也不得不有一方做出牺牲。”

  多年的博士、博士后生活让二人习惯了最大限度地投入科研工作,同时他们会充分利用一切机会与孩子共处——这是一项无比重要且不能失败的“实验”。

  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

  “如果没有孩子妻子,我会一直研究下去,但是现在我会努力保持家庭与工作的平衡。”工作的时候非常痴迷,推开家门就都忘了。即便再忙,一日三餐还是会一起吃;每天清晨也还是会起早几分钟,一起在校园湖畔散散步;工作到再晚,也还是会等着一起回家。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或许只有这样无数次的风雨同舟,才会有今天的相濡以沫。“幸运的是,家人都理解并且支持我们。”

  对于丈夫高德,尤敏不吝赞美之词:“他很喜欢跟孩子一起玩‘你是恐龙,我是马’,对我和我身边的人都很有耐心。”当然,在尤敏看来丈夫也有缺点:常常丢东西。因为太过专注,出门在外他丢过衣服、钱包,甚至是电脑。虽然有时也拿这些开玩笑,但她真的从不介意。

  对于妻子尤敏,高德也是满是赞誉:“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们都相互支撑,相互学习。她赠与我很多见闻,或许我不如她博学,但我会一直给她支持(MABY I’M NOT GIVE,BUT I SUPPORT HER.)。”

  因为工作性质相似,他们有共通的体会,互相在精神上支持,成为彼此最好的倾诉对象,当被问到夫妻之间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时,高德不假思索地回答:“志同道合、互相关心;彼此支持、相互理解。”

  2016年5月11日,高德和妻子坐在电视机前,电视里的主持人笑着对台上的妻子说道:“男博士加女博士,再添一个博士娃娃,地球都要毁灭了呢!”屋子里顿时倾泻出欢快的笑声。

责任编辑:王龙龙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热搜

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