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和北京 两个城市的庚子高考年

发稿时间:2020-07-07 08:59: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6月25日,江苏海安曲塘中学高三学生在操场上玩同心鼓游戏。视觉中国供图

  6月30日,距离陈经洋走入高考考场还有一周的时间。

  这一天,很多人在朋友圈里留下印记,向2020年不同寻常的上半年道别。作为武汉市武钢三中的一名高三考生,陈经洋也把这天作为特殊的一天: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采访,回看半年,“是成长的最好见证。”

  2020年太不寻常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几乎所有人的生活。而对于包括陈经洋在内的全国1071万名考生来说,他们不仅经历了疫情,还经历了高考延期、最长“网课”、孤独备考、疫情反复……

  高考前夕,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多名高三老师、校长、家长及考生,他们或是来自“最早经历疫情”的武汉,或是来自仍有疫情的北京。他们说这半年五味杂陈,既有苦涩的“至暗时刻”,也有令人惊喜的成长,还有对教育的反思。

  冲击:疫情突然降临时我们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

  今年年初,北京的高三学生林毅(化名)特意送给自己一份新年礼物:学霸日历。日历上可以清楚地进行月计划、周计划、日计划,而且日计划可以细化到每一分钟。“我拿到日历便开始在朋友圈里打卡,并且开始高考倒计时。”林毅说。

  对林毅来说,这件非常具有仪式感的事情标志着他开始向高考发起最后冲刺。

  不过,林毅的日历从1月下旬开始出现空白,“疫情太突然,一切都变化太快,即使定了计划也很难实施。”林毅说。

  像林毅一样,很多高三考生的学习计划被一下子打乱了。但是对于当时正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考生来说,被打乱的不仅是学习计划,他们的生活也混乱了,甚至停滞了。

  “疫情刚来的时候,武汉市的伤亡比较多,一些学生身边就有人生病,甚至去世,这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冲击,这种震撼可能是全国其他地方的孩子无法体会的。”武汉市武钢三中高三年级主任张志凯说。

  “武汉封城后,连续一个月的时间,我每晚出门扔垃圾时,都碰不到一个人,四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陈经洋的妈妈王琼说,突发的疫情给成年人带来的冲击已经足够大,更别提孩子了,“我儿子本来是一个对外界不太敏感的孩子,但是那些天,他每天都在关注各种新闻,关注每天确诊病例人数和疫情的变化。”

  “武汉市的高三年级是5月6日复课的,开学之前组织了一次核酸检测,不少孩子告诉我,那是他们疫情之后第一次出门。”张志凯说。

  为了缓解焦虑和恐惧,有些同学疯狂打游戏,有的则不停刷题。

  “要让孩子们知道别人的状态。”北京十二中高三年级组长胡小蒙老师说,因为长期不能与同学见面,有些学生会想象着别人都玩命复习,自己便充满焦虑放松不下来,有些学生则正好相反,觉得大家都在休息所以就放纵自己玩电脑、打游戏。

  “我们让学生自己报名,找自己信任的老师当导师。”胡小蒙说,每个导师平均带七八位同学,经常用各种形式进行沟通,当孩子们看到别人跟自己有相同的困惑时,有时就会释然了。

  这样的办法在武汉同样被使用。“我们每一位老师‘承包’五六个学生,每周至少要跟这些学生沟通一次,哪怕只是聊聊天,也能缓解他们内心的焦虑。”张志凯说。

  难题:“延期+改革”加大了备考的难度

  其实,更重要的是不能总让学生们沉浸在疫情中,要让他们尽快回到原来的学习和生活节奏中来。

  “从1月底开始我们便给学生们开了网课,从第一节网课开始就是分班授课。”张志凯说,这不仅是为了有一个良好的学习效果,更是在尽最大可能让孩子们找到熟悉的感觉。

  据了解,教育部于1月27日晚间发布了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之后,各地纷纷采用各种方式保证学生“停课不停学”。

  除了各个学校给考生们安排网课,北京还专门组织全市中高考科目的中学教师,为初三高三毕业年级学生在线答疑。

  不过,一旦回到学习轨道,学生们就不得不面对高考这个难题。

  对于今年高考,不少老师总结为具体的两大难点。

  第一是高考改革带来的不确定性。

  北京今年迎来的是高考综合改革的全面实施,高考时间由原来的2天改为了4天,其中,前两天的考试科目是语文、数学、外语3门;后两天是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考生要从6门中选择3门进行考试。

  “虽然很多教学上的变化从高一时就已经开始了,但是考试形式的变化,依然会增加学生们的焦虑。”胡小蒙说,比如,因为选考科目的不同,有些同学某两门考试之间的时间间隔就会比较大,这些都会打乱学生的考试和复习的节奏。

  武汉与北京的情况正好相反。

  “我们赶上了最后一年旧的高考。”张志凯说。

  据了解,湖北省是全国第三批实施高考综合改革的8个省市之一,到2021年,湖北省就将实施“新高考”了。

  “这就意味着,我们这届学生几乎没有复读的机会,这对于学生来说压力很大。”张志凯说。

  无论是改革前最后一年还是改革后第一年,备考的不确定性都会增加。当这些恰好落在某个考生身上时,就可能产生焦虑。

  “我知道儿子心里有压力,我只能告诉他,咱们尽力就可以了。”王琼说。而且,对于武汉的考生来说还有一层不确定性,“担心如果考到外地院校被歧视。”

  第二大难点是延期带来的焦躁情绪。

  “今年的高考出现了两次改变,一次是教学和复习从线下改为线上,一次是高考延期,这种节奏和计划的改变,对学生和老师来说都是有影响的。”北京丰台二中校长何石明说。

  高考延期既是疫情防控的需要,也是为了高考的公平。“对于大城市来说,网络资源比较好,居家复习虽然对学生的学习效果产生了一定影响,但还是能保证学生的复习进度,但是对一些网络条件不好的地方来说,这一个月至少让学生们能顺利完成复习。”张志凯说。

  武汉市一位高三教师介绍,因为已经完成了系统复习,一些学校会在多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加大练习的强度。同时,为了增加本校学生与其他学校、其他县市的竞争力,学校也会加大练习的难度。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让一些考生和家长的备考日子多了些煎熬。

  “前些日子的一次考试,我的年级排名下降了20多名,郁闷!结果我爸妈也烦躁,为了这件事大吵了一架。”林毅说。

  欣喜:挫折极大地加快了这届高三学生长大的步伐

  这些难题是明摆着的,即使没有权威人士的分析,也显而易见。

  让老师们吃惊的是,当他们铆足了力气想帮孩子们渡过难关时,却发现孩子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

  “年年高考,年年的考生都会焦虑,往年不少学生在高考来临之前,因为紧张焦虑而变得很焦躁。”张志凯说,而这些孩子不一样,他们经历了最初的恐惧、核酸检测时的战战兢兢后,“表现出来的是惊人的沉稳。”

  张志凯介绍,虽然武汉市复工复产的日子是4月8日,但是学校所处的重工业区里,不少企业没有停产,很多学生家长来自这些企业,还有一些家长是医护人员,“因此,不少孩子在疫情期间并没有得到家长的陪伴和照顾。”

  王琼就是一名医护人员,因为身体原因,她在疫情前便在家里休病假。但是,疫情发生之后,为医院联系防护物资、到医院看护病人、为病人朋友做咨询,依然让她非常忙碌。最初,每次离开家时,儿子都会问一句:“妈妈你会回来吗?”王琼总是第一时间坚定地回答:“当然。一定。”

  “我是想告诉他,不管现实有多残酷,内心也一定要有坚定的信念。”王琼说。

  “就像硬币的两面,灾难的一面会给孩子们带来痛苦,但是另一面,却是让孩子通过灾难得到了历练。”北京市第十八中学校长管杰说。

  不少教育业内人士一直在反思这场疫情到底会给教育带来什么改变。

  有人说,居家线上学习带给教师的思考是,不能再一味地强调教,而是要让学生学会学。

  “学生学习就像我们平时吃饭用筷子,一只‘筷子’是学生的独立学习,另外一只是老师的督促。”北京丰台二中校长何石明说,因为疫情而突然变成线上教学后,受影响最小的是那些很自律而且能自主学习的学生,而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总需要老师拉着、拽着往前走的孩子。

  管杰则认为,过去,教育太过强调知识的学习、单一学科的教学,而忽略了知识的综合与实践,更忽略了教会学生关注社会。而这次疫情,学生们恰恰从非知识的教学中收获了更多。另外,像家国情怀、国家认同等过去在教学中相对更为抽象的概念,学生们在这次疫情中反而有了更深的体会。

  胡小蒙老师说,现在最大的遗憾是“还欠孩子们一个成人礼”。其实,在很多专家看来,即使没有成人礼,这些孩子的成长也是有目共睹的。2020年就是这届高三学生的成长年,经过这场疫情的他们迅速长大。

  高考前的最后几天,北京的考生已经开始了居家复习。“我们每天晚上会在固定的时间,让学生们打开电脑,在网上进行自习。”胡小蒙老师说,一方面是给学生答疑,另一方面是让学生感受集体的力量,同时也督促学生按时作息,保证足够的休息。因此,这节自习课对学生没有硬性要求,但是每天固定时间一到,绝大多数同学会主动打开电脑。

  胡老师说,每到这个时候内心都极为宁静,几十个学生相聚在云端的教室里,静静地复习,老师则静静地等待……这大概就是一个教室最理想的样子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未晨

责任编辑:崔宁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