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创业就业|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访防城港市边防支队机动大队副大队长陈亮:矛盾中前行的少校
发稿时间:2016-06-21 09:43:00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潘荟敏 宁晨瑞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南宁6月21日电(通讯员 潘荟敏 宁晨瑞)这是一位参军16年的军人,他今年34岁,没成家。抵达防城港的第一天,傍晚黄灯下,石桌小凳前,同学们围成一团,要听陈亮讲故事。陈亮笑眯眯,“那就讲个十五年的故事好了”。

图为同学们与陈亮交流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潘荟敏 摄

第一年,2000年,他毕业于广西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校第一届特警专业;

第二年,他去了南宁市特警队,那是第一次招收应届毕业生实习,他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基础考核;

第三年,他参军选入百色支队,正式成为一名武装警察,那时他25岁;

两年后,他被调到了东兴,在拘留审查所任业务参谋;

十年时间,他从业务参谋,走到军事教员,副所长,再到教导员;

第十二年,他被总队点名参加南海执勤行动,任突击队队长兼越南语翻译;

第十五年,他来到防城港市边防支队机动大队任副大队长。

 

专业领域的张狂与未知世界的谦逊

“我有时候会自信心爆棚”,“第一”对于陈亮就犹如子弹对于军人,再正常不过。

在警察学院读书的几年间,第一名的综合排名成了他独有的标签,后来有幸进入到广西最好的特警队伍,在不断提升的竞争环境下,他仍然能紧握住第一的人生标签,这被当时带队的大队长认为“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

在课余时间,他会主动去了解和接触外军,甚至接受他们的训练,毫不吝啬的交流让他的眼界更开阔,常年第一的成绩让他的知识面涵盖得更广泛,这些都成功地使他性子中的锐气越显张狂。

哼着自己的“狂想曲”,2011年,29岁的他终于被邀请到中国特警最高学府,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院进行培训。

深入骨髓的张狂,从广西跟到了北京,so what?(那又怎样?)

“在我的专业领域内,我要比他们更张狂,更牛,我不爱用语言,我的表达方式是行动。”

训练场上的一个教员并不知道这位“张狂小兵”,在他面前炫起了枪法,“他在我们面前说他打枪有多快,然后问大家明白了吗,我上去二话不说,做的比他快,然后把枪一放我就走。”

边防还在打PPC(国际警察手枪实用射击训练),他已经在打IPSC(国际警察互动应用射击),当有人开始IPSC的时候,他已经打PDSC(中国狩猎协会专用射击比赛用枪)了,总是先人一步。

张狂背后是一种深痛的付出。

陈亮的手,手心手背加起来有十个茧。练拳,打沙袋,打墙壁,用拳头做俯卧撑,用拳头倒立,每个项目两组,一组一百个。日复一日的训练让手背的关节处堆积了很多死皮,那些是起血泡留下来的疤痕。无数次的射击、单双杠、拔器械训练,让手心掌也磨出了茧,“一般情况下训练9个月以上才微微有茧,听说每天用热水泡5分钟,一个月就会消失,但是我这个泡了三个月都没有效果,已经粘在手上了。”

“拔枪,上膛,瞄准,20米的距离射击,我要求自己是0.7秒”,为达目标,每天500次,他练了一年。此外,一百米12秒2,五公里徒手越野18分钟,十公里越野50分钟,每个战士必须能负重25公斤进行长途行军,这些及格线都是陈副在训练大纲的基础上,对自己也是对战士们提出的更高要求,“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我希望做到精英中的精英”,在专业领域内,他用实力争取实力,用张狂获得更大的张狂,在不擅长的时候,他又变得非常谦逊。“当我对这个事情一无所知的时候,我会去找你学习,不管你比我年轻还是怎样。”

 

刺头兵难带,偏偏喜欢带 

他带过一个94年的兵(化名:虎娃),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虎娃很有出息,他有着一股牛劲儿,这股劲儿让他争取到了优秀的成绩,同时也拗起了陈亮的年轻时的那股张狂劲儿,“他很独立,也很独行,还有点狂妄,他总是一个人默默练习,默默提高,对周围的人都爱理不理。”

“一个出色的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个出色的团体能走得更远”,陈亮非常看重团队的协作,“队荣我荣,队耻我耻”是他要求每个士兵都要牢记于心的队训。

陈亮开始尝试跟虎娃谈心,谁知热心贴上了冷屁股,虎娃表现出非常封闭的态度,“小孩还敢在大人面前跳?”陈副开始思忖着用一些“伎俩”。

“你最擅长的东西是什么?”

“体能超级组合。”

“如果你认为自己很了不起的话,我告诉你高人在哪里。”

应战!

为了引起虎娃的注意,陈亮会说得更不谦虚一些,他希望这次能够用虎娃的方式去跟他交流。

二人经过协商,制定出比武线路:俯撑交叉腿(10次)——5米折返跑(两次往返)——俯卧撑(5次)——蛙跳(10米)——25米蛇型跑——35米直线冲刺,回到起点继续。

体能组合不比速度,而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耐力、爆发性、柔韧性、协调性都涵盖在这几十米的线路当中。十几个来回下来陈亮赢了,从那以后,陈亮便在虎娃心中有了分量。“这应该是最适合他的沟通方式。”

虎娃会主动去找陈副了,两个人交流、聊天,潜移默化的引导下他终于融入进集体。

不但不觉头痛,陈亮偏偏喜欢带这些刺头兵。他们敢想敢做,眼光独到,这符合陈亮的带兵理念,那就是每个兵都要有当组长的能力,面对事件能独立地分配与完成任务,而不是永远等着下命令,但是由于还年轻,缺少经历,使得他们又很偏激,“我想让他们认识到更多的东西,把他的菱角磨平,把他的锐气保留,做到既独特又不偏激,我就成功了。”

陈亮善于揣摩各种带兵技巧,“带兵很多时候也是一门心理学”。90后个性鲜明,既要鞭子也要用糖,“让他们处在批评与表扬之间不断磨练”,而面对兵龄较长甚至长于自己的兵,则是要舍弃面对面的说教,越老的兵,越看重面子,“让大家都做,只有他不做的时候,就会很挂不住面子”。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当代著名作家刘瑜曾在《送你一颗子弹》中写道,一个人如何像一支队伍?一支队伍如何像一个人?陈副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手下的战士,每一个人都像一只队伍,而这几十个人的队伍也像是一个人。

“我的兵都是小老虎!”他对自己的战士很有信心。

真的很苦,却不想离开

 交谈中,陈亮手机铃声响起,是十几年前诺基亚的经典铃声,不够两英寸的屏幕,按键上的数字还有些模糊。也会用智能机,只是这个他一直留着,专门用来通电话,“15年来我是不是很忠诚?”同学们“扑哧”一声被逗笑了。

今年是陈亮参军的第16个年头,34岁的他还没有成家。

“其实我在百色支队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那个时候女朋友还再南宁读大学,一到休假有闲陈亮就会回去与女朋友见面,只是有时候本来约定好了时间,会突然接到任务,命令一来就意味着离开,“我只能跟她说有任务,但我不能告诉他我去干什么”,交谈中,他的眼光第一次扫向地面,目光延伸到不远处的一个墙角。“久而久之,你懂的。”

后来,女朋友走出校园,进入到单位实习。“唉”陈副似笑非笑。

“有人挖墙脚了?”有同学补刀。

“对啊,怎样。”陈副笑出声来,好像在说笑,周围的同学也确实都笑开了。

身边的战友们有的已经成了家,尽管双方都在部队,但也还是难以忍受分离之苦。陈副经常会被女人们拉到一边“求情”,希望能让老公多陪自己和丁点大的孩子。

“你至少有家有儿了,你看我现在没有对象,还把身体练得那么好,等下别人不会怀疑我性取向有问题吗?”面对这样的恳求,陈副唯有丑化一下自己,帮她们缓解情绪,让她们开心笑一笑,也只有这样了。

“我也有再找,但是后来我发现真的太忙了,没有办法顾及。”

脱下军帽,会发现他耳朵根后有一小块裸露出来的头皮,鹅卵石大小,不是伤疤,“寻常人说的‘鬼剃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去年年底,通讯员告诉他那里白了,他拿镜子一对,“掉头发了”。

“也不是经常熬夜,就是会经常遇到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管理上的,任务上的,或者协调上的等等。”操劳过度了。

对此他只是翻了个白眼,不以为意地哼哼,“回家的时候我妈妈也看到了,我就说你看有什么办法帮我治好吧!我母亲是名退休医生。”

陈亮并不觉得现在的女孩子现实,“很多女孩愿意一起奋斗,只需要你有时间陪她,”他的食指在石桌上乱画,“但是我很难做到,房有,车有,钱的话,还有一点点小积蓄,因为平时不怎么花钱,每个月最多500块,就是这个抽烟的钱。”

能够在劳累过后美滋滋的抽上一根烟,可以算得上是陈副的一个小幸福。

“经常是一干活儿,怎么就到吃饭时间了?”跟饭点来得一样快的,还有一场至关重要的考试。

在部队,少校的任期为两年,届时会有一次考试,大约有70%的人将在这次考试中被淘汰,“我现在是正营,少校,今年是第二年了,行则留,不行就只能离开。那个时候我想回我的母校当教官,把我毕生所学交给他们。”

“要用一个词总结,那就是矛盾。有时候很想离开军营,只是舍得部队,也舍不得我的士兵,他们是最可爱的人,还是不想离开。”

晚上十点,熄灯哨响,同学们该回到各自宿舍,陈亮最后点燃一根烟,跟所有人说了声晚安,这是他今天抽的第14根烟。

 

责任编辑:崔宁宁(实习)姚必鑫
返回首页>>
猜你喜欢
热图

排行

热搜

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