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创业就业|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写给在天堂的“老王”
发稿时间:2016-05-06 15:42:29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李华锡中国青年网

每次回想起老王,心里总不是滋味。那个人,那些事,那段时光, 应该消逝在记忆深处,但不经意间的浮上脑海,却让我想起他的平凡,以及平凡背后的不平凡。

一米五的身高,身穿旧式中山服,满嘴的烟渍牙,经常在图书馆门口石榴树下抽着一块五一包的红杉树香烟,这是人们对于老王的最深刻的印象了。

老王,本名王绪成,1957年出生于山东省莱阳市谭格乡台子村,83年曾在在黑龙江的一处农场工作。1990年3月来到淮北师范大学,一直在校图书馆担任门卫。2014年9月26日,老王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57岁。老王的离世对于全校师生而言,失去了一位仁厚长者。

老王在抽烟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李华锡 摄

还有三年就要退休,这是老王经常思考的问题。25年对图书馆的陪伴,对学生们的依恋让他和师大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而对于老王而言,图书馆一楼楼梯旁那不足20平米的小房子才是他温暖的家,毕竟每天还能看到读书的孩子们。

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无论是领导教师还是学生,“老王”是对他最多的称呼,喊着亲切。图书馆和资料室总面积23000余平方米,24个书库、阅览室、自修室,2412个阅览座位,这些是老王每天要打扫的内容,打扫卫生间,换修灯管,替换茶水,早上3点半,老王就会起床开始为图书馆里上百个开水瓶烧水,冬天天冷,老王也提前打开图书馆大门,这些都是老王的工作,25年兢兢业业,平凡人中成就不平凡,他是淮师大教职工中的一个缩影。

由于美术学院书法室分在了图书馆五楼,大一经常在图书馆楼上楼下的跑已是司空见惯,而经常坐在图书馆门口石榴树下抽烟的老王自然就再熟悉不过了。老王聊天不喜欢和人长聊,语言不通是一方面,基本上来看书的学生们打个招呼,已经是对老王最多的话语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想和老王聊聊,正恰逢师大建校40周年,找一些老职工们回忆一下相山往事,经常见面的老王是最好的人选了,和他简单的交流了几句,老王答应了,转眼就忙起了他的工作。

老王在值班室看电视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李华锡 摄

周六正有时间,早上带上行头去敲老王的屋门,时间很久才打开,老王在吃药,常年的抽烟和劳累,导致他咽喉和腿脚经常疼痛,只能靠吃药来缓解病情。

看到我拿着“家伙”,要动真格,老王忙向屋里躲。“俺又不是啥名人,别拍俺。”好说歹说老王总算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让我进他的小屋内,聊聊天。

老王的小屋内很阴暗,但很整洁,报纸期刊堆放的很整齐,有序。用八宝粥罐头做的烟灰缸已经是塞得满满的,没聊多久,老王觉得老是不舒服,点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我拿起相机,咔嚓,给他来了张特写,老王说从进馆以来很少拍照,基本上都是证件照,他对相片的质量和满意,到采访结束后他让我把他和图书馆拍在一起,洗出来留作纪念,但这张照片,却永远不能给老王了。

一聊才知道是山东老乡,老王很是高兴,我也用山东话和他聊,老王的香烟没有间断。老王胆小,这是他亲口说的。在图书馆他处在底层,基本上都是干活,没有说话的份,得罪不起领导只能埋头苦干。他怕丢掉了这份工作,那他就无家可归了。

老王和能干,身兼多职,图书馆十几年不多请清洁工,都是老王在打理,老王说,这样的话工资也能涨些,最起码混口饭吃也是好的。

老王在图书馆门口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李华锡 摄

在和老王的聊天中,体育系这三个字他一直挂在嘴边,90年来到学校,经常有学生抬展板,在后面的体育馆打比赛,办活动,自然和他活动的多一些。有时候请老王去参加活动他总是推辞,没那个天分就不瞎掺和,给他们烧些开水送去也算是自己尽力做些事情。学生们也为老王分担工作,打扫卫生,收拾阅览室,关灯烧水,那个时候,每天晚上老王的小屋内都是满慢慢的学生,找他聊天的学生很多,这是老王说来最开心的事,从此之后他便和学生打上了交道,互利互惠,这是老王的准则。

近些年的学生感觉很忙,和他交流的学生也很疏松。这也成为了老王的烦恼,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少有学生愿意帮忙打扫卫生,老王和学生们的关系也就越来越疏远,只要不是学生主动打招呼,老王也就低着头装作没看见。

在和老王的交谈中,他也对中国的教育和大学教师的不负责任忧虑起来。老王怀念上个世纪时学生挤着听课的场景,面对现在学生上课睡觉,老师讲完课就走的现象,他一肚子的苦水,慢慢就习惯了,这些年来老王看淡了许多。

“年纪大了,懒了。”这是老王给自己总结,由于上下楼不方便,近些年来他把打扫卫生间的活辞了,只有烧水、开门和拿报纸期刊,老王说,那期刊也能够自己阅读,看看新闻,没有白在图书馆呆20多年,最起码不做井底之蛙。

老王平时的业余生活非常的单一,有时候听听收音机,看看那台黑白电视,他不会打牌也不会健身,最多就是每天围着图书馆转几圈,上下楼都是在锻炼身体,在图书馆门前石榴树下抽烟已经成为老王的“标签”了,他习惯坐在那里,说是看着学生们进进出出,多看看学生,不显得寂寞。

还有三年老王就要面临退休,不是正式职工,老王已经是居无定所,他沉默了半天,说在市里拣点破烂,卖些废品凑活着过,而住所,老王希望学校能够让他继续住在图书馆一楼的小屋里,这样他能每天看到学生。

而老王25年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娶妻生子,生活简朴的他每顿饭也就是勉强果腹。在问及为什么不回家也不娶妻时,老王沉默了,看得出来他有心事,香烟始终的在燃烧,这个问题老王一直没有回答出来……

半年后的今天,当再次翻开校报时,当再次拿起老王的照片时,当文字停留在指尖时,写不下去了,老王的平凡之路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那次对话竟成了永别。还有那14年4月6日和老王长达74分钟的谈话录音,一直回响在耳边,那朴实的山东话……

老王,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校园郝云飞 王光乾
返回首页>>
猜你喜欢
热图

排行

热搜

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