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创业就业|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科普--“灭蚊英雄”食蚊鱼功不抵过
发稿时间:2014-11-18 17:05:20来源:环境与生活作者:刘国伟中国青年网

科普--“灭蚊英雄”食蚊鱼功不抵过

蚊子幼虫孑孓只不过是食蚊鱼菜单中的一小部分,研究发现如果只吃孑孓,食蚊鱼是无法存活的,所以其他生物跟着遭殃。

今年广东省遭遇20年来最严重的登革热(急性传染病,由在白天叮咬人的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传播),截至11月3日,仅广州市就发生病例35828例。为应对严峻疫情,强化灭蚊工作,广州市水务部门在市内部分水域投放了数万条食蚊鱼。然而,此举在公众和媒体中引发担忧:食蚊鱼被列入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物种之一,如此大量投放会有风险吗?

雌性食蚊鱼长约7厘米

绝技傍身纵横四海

食蚊鱼,又称大肚鱼、柳条鱼,是一种矮胖的小鱼,嘴巴略朝上,原生于北美洲东部和南部的淡水水域,从美国新泽西州南部到墨西哥,从印第安纳州中部到伊利诺伊州南部的密西西比河盆地,都有它们的身影。1854年,古巴生物学家波依(Poey)首次将其命名,直到1988年人们才确定这种灰褐色的暖水性小鱼有两种——东部食蚊鱼和西部食蚊鱼,差别主要在背鳍鳍条的数目和性染色体类型,二者其他外形特征和生物学特性等非常相似。

食蚊鱼的雌鱼体长明显大于雄鱼,雌鱼一般长7厘米,雄鱼4厘米。从外观上看,这种小鱼既没有食人鲳骇人的牙齿,也没有其他大鱼那样庞大的身躯,显得低调无害。可实际上,食蚊鱼依靠四大绝技,能在短期内扩张到很多水域。下面将一一道来。

绝技之一:能吃!成年食蚊鱼一天能吃上百条蚊子幼虫(孑孓),不过孑孓们并不是食蚊鱼的单一食物,各种浮游生物、甲虫、螨类和无脊椎小生物等都是食蚊鱼的口粮,一天的进食量可达其体重的42%~67%,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1986年,科研人员发现如果仅吃孑孓,食蚊鱼会有一部分死亡,幸存的食蚊鱼也会生长迟缓;而在封闭的实验室环境中,食蚊鱼甚至会同类相食,这种行为是否遗传目前尚不清楚。同类都不放过,其他异类的命运可想而知……

美国加州萨克拉门托市的研究人员鲁兹·罗德里格兹,正在观察水池中数以千计的食蚊鱼,萨克拉门托的艾尔格鲁夫县有世界最大的食蚊鱼养殖场。

绝技之二:能生!春末夏初,气温开始升高,沼泽、池塘里蚊子幼虫孽生,为食蚊鱼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温度亦适宜,是繁殖的最佳季节,雄鱼和雌鱼追逐交尾。雌鱼的孕期从16天到28天不等,一条雌鱼能生2到6窝小鱼。作为暖水性鱼类,食蚊鱼的繁殖率高度依赖水温,25℃时两窝之间间隔23天,温度升高到30℃时,两窝之间只间隔19天。每窝小鱼一般有60条,身材大的鱼妈妈可能生产更多小鱼。

1995年,鱼类学家们发现,虽然出生时食蚊鱼的雌鱼和雄鱼的数量相等,但是统计成年鱼的性别比例,雌鱼的数量远多于雄鱼。研究人员认为,雄鱼在交配之后死亡率高,是因为雌鱼自身能储存精子,已经完成繁衍使命的雄鱼无须再活下去,从而避免和新生的幼鱼形成竞争。为了下一代而精尽鱼亡,不可谓不震撼。

因历史上灭蚊有功,食蚊鱼图腾2010年被俄罗斯索契市立在了纪念碑上。

绝技之三:能扛!所谓能扛,指的是生态耐受性强。除了不耐寒这样的天生缺陷无法克服,食蚊鱼能够在许多严酷环境下存活,包括两倍于海水盐度的水体和含氧量低的水体,含有机废物、杀虫剂、除草剂和酚类的水体,甚至在42℃的水温下还可以短期生存。食蚊鱼口部的特殊形状也是长期进化的结果,当水中溶氧量低的时候,它能方便地直接浮到水面从空气中获得氧气。正因为强悍的环境适应力,《苏联大百科全书》称食蚊鱼为“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淡水鱼”。

绝技之四:能打!食蚊鱼通过挤占其他鱼类生存空间,掠夺其食物,直接打压其他物种。它们有时候直接吃体型更小的成年鱼类,对体型更大的物种不外乎两种手段——绝嗣和肉体伤害。一种是吃大鱼们的卵以及幼鱼和蝌蚪,北美的鲈鱼和鲤鱼深受其害;另一种是直接攻击其他大鱼,咬其鱼鳍和鳞片,造成细菌感染,间接提高大鱼的死亡率。

看到这里,食蚊鱼 “水中一霸”的形象初步确立了。但食蚊鱼也并非一无是处。

食蚊鱼雌鱼和雄鱼,显然是阴盛阳衰。

“灭蚊英雄” 立碑扬名

它们耐污染、适应力强,繁殖能力高,对消灭疟蚊及其他蚊子幼虫有一定作用,20世纪,被引进到世界各地,放养于河川、池沼作灭蚊用途。在美国,首次有文献记载的有目的性放养行为是在1905年,150条食蚊鱼从得克萨斯州被引进到夏威夷,作为控制蚊虫的手段。之后几十年,美国公共健康部门下大力气,在境内扩散食蚊鱼,因为他们认为食蚊鱼在防治疟疾等疾病方面性价比很高。在世界其他地区,类似观点也对食蚊鱼的引进起到了推动作用。

现实中,食蚊鱼确实起到一些正面成效。俄罗斯文献介绍,食蚊鱼是20世纪上半叶根除南美、俄罗斯南部和乌克兰疟疾的一大因素。对食蚊鱼口出“不敬”之词的人们,在前往时可要当心,不要低估当地人们对食蚊鱼的深厚感情。黑海之滨的旅游胜地俄罗斯索契,曾经蚊虫肆虐、疟疾流行,1925年食蚊鱼被引入索契,到20世纪30年代,当地的蚊虫问题就得到了有效控制。1956年是索契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年,因为这一年索契没有发生一起疟疾病例。2010年,为纪念食蚊鱼在控制蚊子疫病中立下的功勋,当地人斥资240万卢布(约合31万元人民币),在索契的阿德列尔区立起了一座食蚊鱼纪念碑。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媒体《旧金山纪事报》刊文称,2008年,西尼罗河病毒(能够引起人类致命性神经系统疾病,主要通过受感染蚊子的叮咬传播给人类)在加州蔓延时,加州部分地区和内华达州克拉克县一带的人们也喂养了食蚊鱼,放养在一些水域中,以减少西尼罗河病毒通过蚊子传播。

自然河谷基金会(NVT)的研究人员,在南非格鲁特河口地区捞取食蚊鱼做采样研究。

过错不小 功不抵过

看完上面两条好评,再看看近些年生物界对于食蚊鱼的评价,似乎差评更多,大有将食蚊鱼从座上宾列入黑名单之势。原因主要是功劳不大、过错不小、功不抵过。

说功劳不大,针对的是食蚊鱼长期以来“灭蚊英雄”的形象经不起推敲。20世界中后期,许多文献和报道不支持食蚊鱼能够有效减少蚊子数量和源于蚊虫的流行病。1989年,有论文统计了世界上引进食蚊鱼的20个国家,仅有4国收获了控蚊效果。也有实验和文献发现,食蚊鱼并不优先食用蚊子幼虫。澳大利亚鱼类学家甚至表示,在控蚊方面,一些澳洲原生鱼类的效果更好,食蚊鱼控蚊效果好的说法缺乏充分证据。

说过错不小,指的是食蚊鱼对环境的负面冲击很大。例如食蚊鱼的大胃口掠夺了很多资源,打压习性则占据了许多水生物种的生存空间;食蚊鱼的竞争优势还明显减少了其他水生物种的数量,破坏和改变了原有生态系统中的食物链。

澳大利亚的文献表明,食蚊鱼至少与9种原生鱼类和10种原生蛙类的衰退有关联,塔斯马尼亚的绿纹树蛙因为受到食蚊鱼威胁,已经被列入濒危动物保护名单。此外,许多原生物种以藻类和浮游生物为食,原生物种的减少就意味着水域内藻类和浮游生物过剩,造成水体透明度下降,水质恶化。正是因为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很大,食蚊鱼被多个国家和组织列为入侵物种,更入选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存续委员会的《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物种》。

食蚊鱼的踪迹遍布全球

请神容易 送神太难

1925年,食蚊鱼被引入澳大利亚,目前已经广泛分布在除了当地北部以外的其他地区。食蚊鱼在澳大利亚收获很多恶评,被视为有害生物。尤其是在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野外放养和运送食蚊鱼活鱼到其他地区属于非法行为。1999年,新南威尔士州濒危动物保护法将食蚊鱼列为环境公害,当地人任何扩散食蚊鱼的都是违法的。为控制食蚊鱼数量,人们考虑了包括引进病毒、细菌和寄生虫等在内的多种措施,然而投鼠忌器,人们更担心当地的土著物种受到伤害。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林顿一带,曾是食蚊鱼的乐土。但为了清剿这种顽强的小鱼,当地人甚至痛下杀手,采取了“涸泽而渔”的方法,抽干池塘的水,杀死食蚊鱼。在一些湿地,人们放进了石灰水,用改变水体pH值的方法来消灭食蚊鱼。其他一些不现实的方案和做法这里就不列举了。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网站披露,“在生物学和物理学方面,尚无已知的控制食蚊鱼的方法”。美国在杀灭食蚊鱼方面的经验主要是使用化学方法。例如向水中加注压缩二氧化碳或者碳酸氢钠,改变水体的酸碱度,兼顾灭鱼效果和残留毒性最小,此外还又改变水的溶氧量的方式,但是这些做法都可能对当地其他水生物种造成有害影响,都应做全面的评估。

从控制和清除食蚊鱼的难度之大和成本之高来看,用“请神容易送神难”来形容是非常贴切的。

食蚊鱼寻找午餐中

广州投放 尤需谨慎

2003年、2010年和2014年,我国发布了三批入侵物种的名单,共计53种。而国家农业部7月29日发布的消息,用更准确的数字刻画了事态的严重性:我国外来入侵物种已达到529种。其中大面积发生、危害严重的达100多种,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以及农牧业生产构成了巨大威胁。

早在2006年,广州就曾向公园等水体投放过食蚊鱼灭蚊。今年广州投放食人鱼防疫,“请外来和尚来念经”,是在当前我国面临物种入侵态势严重的背景下做出的决定,因此引起了公众和媒体的广泛关注。食蚊鱼从1911年被引入台湾,上世纪20年代引入大陆后,已经在珠三角地区繁衍生息,站稳了脚跟。有专家指出,食蚊鱼虽在当地存在多年,但不代表可以随意投放扩散。为保护国内原生物种、生态系统,从官方到公众均需提高对入侵物种的认识,国内科研界也需要对中国食蚊鱼的现状、生态影响等开展更深入的研究。

食蚊鱼,又称大肚鱼。

责任编辑:庞茜元
返回首页>>
猜你喜欢
热图

排行

热搜

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x